• 沈阳陵园网服务宗旨
  • 024-81538166

    400-033-1811

23

人生与告别,不过一场断舍离

  • 2021-05-13
  • 作者:沈阳陵园网

2008年,一部日本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,震惊了世人。

为什么用“震惊”这个词,因为电影并非仅仅是一个故事那么简单,而是一种职业第一次走进银幕,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这就电影叫《入殓师》。

11.jpg

生者为自我寻找尊严,而死者的尊严亦有人来帮你实现。

很多人这才发现,我们执着地寻找着“活着”的时候,或许并没有真正正视过死亡的存在。

导演的态度所在:死亡并不是一件应该绝对严肃的事情,反而应该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死亡来临,哭泣与伤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然而我们并没有认识清楚,失去同样是一件必须被理解的事情,有些事物,终归是要一个结局。

而和死亡相关的另一种职业,也会在以后和很多人相见:重症监护专家。

肯·希尔曼,就是这样一位国际重症监护领域专家,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重症监护专业教授,在他的《从容的告别》一书中,我们就会从医学以及很多人的人生中面对这个问题:我们即将经历的一场“断舍离”——人生终有尽头,当它到来的时候,我们该怎么办?

恐惧死亡是我们的本能,但我们也能认识死亡,善待它,直到接受它。

当时间悄悄流逝,当死亡不经意就会来临,面对这样一位不速之客,什么才是最好的回答呢?

- 01 -

什么是死亡?旅程终点的告别

22.jpg

没有人不怕死。

人生漫长,总有人经历过生死离别,慢慢要去认识生死。

在书中,作者写到了母亲经历的生命中最后六个月——83岁高龄,只是一次臀部骨折,最终却再也未能返回正常的生活中。

这六个月来,还算清醒的老母亲在疗养院中经历了身体对她的控诉,亦或是生命在一个结束的时期宣告结束的信号,她无法获得恢复了。

她无法接受生活从一个“正常”变成了要插着不同的管子才能维持的状态,她去思考,可是生命的本能并不留情。

在一天吃了吃疼药睡去之后,终于安静地离开了人世。

虽然医生们尽职尽责地寻找着死亡原因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旅程终点已经是油尽灯枯了,稍微一阵风吹来,就会渐渐熄灭,人的灯芯长短早已被注定,妄想逃脱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罢了。

秦始皇寻找不老药,埃及法老等待着金字塔中复活,无数的人都相信,我们的人生不会结束,佛教中也有轮回,总有一种生命是可以不断地徜徉在宇宙中的。

当然这都是人的美好幻想。

科学已经告诉我们,一切生命都会有始有终,它发生一个细胞,最后也会变成世界的另一种形态,成为大地的养料,成为空气中的分子。

所有人都会死,我们不会成为灵魂,我们会成为天地的一部分。

几千年前的庄子已经认识到了,死亡不过是从无到有,再从有到无。孔子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。

如今,科技发达,自然的规律我们都已熟透于胸,我们已经知道了生命是什么了,也当然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生命总会有到达终点的时候,没有人可以逃脱衰老,没有生物可以免去死亡。

在这个时候,一切生命的机能都开始退化,我们就要到终点了,上缴一切此生所经历的酸甜苦辣,拖着残缺的身体,和死神做最后的一次拥抱。

死亡有时候并不是痛苦的,在人生的终点,活着反而是痛苦的事情。

一切万物都是有始有终的,人生也不例外,在我们理解了这点的时候,对于死亡,对于结束,纵然不忿,但完整必然意味着结束。

我们值得拥有一场告别的仪式。

- 02 -

接受自己,接受死亡带来的礼物

44.jpg

傅达仁,台湾的传奇主播,2018年6月7日,他在瑞士一家“尊严”机构实行了安乐死,成为了亚洲第一位“安乐死”的人。

在生命的尽头之时,癌症让他痛不欲生,死神在终点注视着我们,并不会手下留情,它只是执行它的任务。所以人才会有理由去选择“尊严”。

2017 年 11 月,在他的坚持下,他们一家人来到瑞士,了解了尊严组织,看到了尊严屋。并且在选择的日子里,自己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。

一切都是公允的,自然本身也足够仁慈了,人类已经拥有了几十年的生命,到了终点来临的时刻,也许我们有权决定我们的最终时刻。

“事实上,我年龄越大,就越能接受身上的缺点。——阿连德《日本爱人》”

死亡就是凋谢。

在变老这件事上,生物学家和医学家已经前仆后继,得到了详尽的报告。书中也会告诉我们,从最小的细胞开始,到了一定时刻,就会开始生长停滞了。

皮肤,会越来越薄,起皱,老化;血管变的脆弱,变得干瘪,容易硬化;头发掉落,眼睛老花,耳背,这些外在器官都慢慢在磨损中越走越慢。

内脏也不例外,肾脏,肝脏,心脏,所以保持身体运转的发动机都不可逆地遭受了磨损和老化:速度变慢,停顿,卡壳,甚至突然罢工。这些发动机与身体的躯体组成的机械变成了一架生锈的废旧机械。

然而,在我们的文明语言中,死亡是不被接受的。

“治疗”是绝对正义的,延缓生命是一种天职,以至于合理的死亡成为了医生的负担。科技再好,价钱再高的设备,都对于已经停滞的身体机器无可奈何,我们仍旧打不败死神,却从内心里也不敢接受死神。

以至于老年人在神志不甚清醒的状况下,没有了多少选择权——他们的身体被插满了管子,不断地更换零件,不断地外力推动,只是为了维持呼吸,就要忍受诸多的痛苦。

这个时候,生命是最脆弱的时刻,一个不小心,一切都会破碎。

无论是手术的发展,ICU的发展,它们存在的初衷,也是为了救治重大伤病,但是人们总相信,科技的发达一定会战胜自然的规律,在这个过程中,却失去了对死亡的尊重。

我们可以治疗最难的伤病,但没有人可以治愈死亡。

对于死神带来的礼物,真正从容的选择,才是对生命最好的理解,最好的礼物。

- 03 -

从容的告别,一切都不过是自然的应许

33.jpg

哲学家叔本华说过“人生是一个缓慢的死亡过程”。纵使一生搏命,往高处走,终归会迎来降落的时候。

死亡,无论多么美丽的生命,它都需要结束才能完整。这是没人能打败的生物学规律。

上帝不会偏袒任何人,命运也会随机挑选一生的经历,无论是自我奋斗还是平静地度过,死亡总是在最后响起钟声,告诉我们,时机已到。

想象花朵总是在灿烂过后凋零,成为肥料;想象动物奔跑于原野,经历了一切,然后进入轮回;想象我们的酸甜苦辣,人生百态,痛苦与欢愉,一点点袭来,一点点消失;生命就是一个完整的圆。

一切的幻想,都会在终点处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:你是否面对死神敢于决定自己的人生?

在生命的最后,我们如何选择尊严?

就像《从容地告别》中,丹尼斯写下了声明,写下了自己的临终关怀计划。

在这些声明中,他思考了死亡即将到来的信息,做出了生命在最后时刻最可做到的最好的事情——

他可以自我认识死亡;他想在家中离开;他希望获得疼痛的缓解,希望获得清醒的自由;他在最后,希望和家人在一起。

而一种最有意义的临终关怀,也比ICU看起来更为人性:

人们的探望,疗养师的抚慰,音乐治疗师,语言治疗室,牧师,他可以不选择医药和手术,但可以选择所有精神上获得愉悦的方式。

这是对死亡最好的敬意了。

生存我们无法选择,告别时刻却是最后的自由。

认识死亡,接受死亡,直到保留我们最后的尊严。这一切都是一种从容的体现,所有的恐惧只是来源于漠视,无知和对于一切消失的恐惧。

而我们拥有选择权,我们可以看到,死亡来临之前,我们所经历的;我们可以认识到,即使是最后的挣扎,也是在灰烬中徒劳。我们可以接受枯萎,也应该温柔地面对在终点等待的朋友。

在书中,希尔曼希望临终者和医生可以建立和患者与医生不同的一种关系:相互的知情权,治疗的选择权,这是一种最为正常和合理的方式了。

真正地去除对于死亡的“医疗化”,而是建立一种对于死亡的“无效治疗”——不以死亡为对抗,而是以死亡作为看护,实现临终者的心理辅导与医学研究,得到一种医学上的关怀。

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望,也是我们应该去实现的愿望。

作者希望这是一本可以去让人读到真正的“死亡”是什么的书,可以让人去学习如何从容地告别,如何在死亡中得到解放。

想一想我的遗愿清单:我可以在临终时拥有什么;想一想我们已有的温柔和陪伴,我们所经历的岁月,所看到的风景;科技再伟大,但在最后的时刻,一种关怀,更是生命所能得到最好的收获。

有时候,告别,也许才是最深情的告白。放手,也许才是最深刻的挽留。

死亡是没有原因的,它是顺其自然的。

如何用好活着的每一刻,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课题不是吗?

愿你能得到这份从容,愿你能勇敢面对结束。


买墓地 来沈阳陵园网
免费专车接送 专业顾问全程陪同 购墓优惠赠品丰富
400-033-1811
联系我们
人生与告别,不过一场断舍离
手机扫码拨号
「沈阳陵园网」提醒您:
● 购墓签约前切勿支付订金、押金等一切费用;
● 务必 实地考察,查验机构资质证件,夸大的宣传和承诺不要轻信!